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美国大学 > 普林斯顿大学 > 正文

在普林斯顿大学读研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8/4/28 18:36:24 人气: 标签:普林斯顿大学

Gu,东亚研究专业一年级博士

顾同学是上海人,在中山大学学习中国文学,并获得了复旦大学的硕士学位。

他的专业方向中国古代文学和思想史,包括诗歌、散文、哲学著作等研究。提起在普林斯顿的学习生活,他是这样说的:

“当我有申请博士的打算时,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普林斯顿,它可以说是寻求学术挑战和思想交流的开放精神的最正确的地方,普林斯顿中亚图书馆拥有大量的文献,奖学金也是吸引我的一个因素。在第一学期,对我而言最吸引我的地方是所有研讨会、学术会议、学术活动的开放氛围,这培养了我在学术研究中的批判性思维,我周围的老师和同学都一样,随时都在准备接受新的挑战。”

除了本专业的学术研究,顾同学平常还会参与古典诗歌的创作和交流,还喜欢户外摄影,参加了东亚研究部门举办的学术活动。顾同学说:“东亚研究部本身就是一个关于多元化故事的地方,因为我们有来自东南亚、美洲、欧洲等许多地区的学生和研究者,所以人们之间很友善,我们分享了很多,不仅是学术方面,还交到了很多亲密的朋友。”

Emilce Santana,

社会人口学三年级研究生

Emilce Santana 出生在纽约,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并获得了社会学学士学位。她的主要研究方向有三个:移民、种族和社会分层。

对于普林斯顿,她是这样认为的:

普林斯顿社会学发展的法式很自由,人们不会把关注点放在你身上,但如果你需要帮助,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助之手。我曾经给一位教授发电子邮件,表达了对一件事情的困惑,即便他当时非常忙,也没有拒绝我的求助。另外,高年级的前辈给了我很多帮助,他们跟我分享了他们的经验之谈,告诉我们如何在学问研究上避免走弯路。

每个人来这里都有自己的理由,不过我首先考虑的是专业能力。普林斯顿有机会社会学和人口学方面研究移民的教授,其次,这里的资源很强大。除此之外,因为是在纽约,我的家,可以随时看到我的家人我会很开心!

Emilce Santana 是拉丁裔研究生协会秘书(LGSA),还是社会学学生三年级毕业生代表,她说:“我们每周都会举办一次聚餐,这扩展了我的社交范围,我很高兴和协会之外的朋友们交谈,可以看到其他领域不同的风景。”

Akshay Mehra,

地球科学三年级研究生

Akshay Mehra出生在印度,在康涅狄格州的斯坦福德长大,本科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建筑学,在来普林斯顿之前,他曾在纽约市当建筑师。

他的研究范围看起来很神奇,是和5亿年前的东西打交道。那是第一批贝壳类动物,他们试图通过三维重组来了解它们的生活方式。他的第一个夏天在纳米比亚度过了八个星期,在峡谷的墙壁上寻找隐藏的珊瑚礁和沉积残余物,带回了几乎一吨的样品,将一块样品放在机器上用30微米的时间磨碎,然后用8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拍下这个过程。

他对在这里学习很满意:

我喜欢这里,喜欢地球科学系,教授们都很支持你。你无法不去学习,你可以产生各种各样新的想法,然后去实践,即便没有成功,依然会学到很多东西。

去年夏天,我在洛杉矶山脉做野外考察,我们穿过一条河,而不是一条远足路径,这条小路消失了。在第二个水路口,水已经没过我们的腰,我记得我给我的教授发短信说‘我们要出来了’,他说'最近的直升机在哪里?'第二天,我开到这个直升机停机坪。整整四个星期,我们都在这座山的山顶。

这样的事我在别的地方做不到。

Akshay Mehra 是研究生协会(GSG)副主席,平常会参加印度教的活动,他说:“参与GSG,可以从管理层面上了解问题根源,当我听到一个人有不开心的经历的时候,我会说‘我们能帮助你吗?’ ”协会成员享有健康保险,并且拥有很有竞争力的津贴。整体来讲,学校对研究生真的很重视。

Raymond Perkins,

运筹学和金融工程专业三年级研究生

Raymond Perkins 来自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,从莫尔豪斯学院获得了数学和经济学学士学位。

他的研究重点是:“我目前致力于计算机随机优化,特别是高维度和顺序决策问题。我的研究专注于技术和理论细节,但总的来说,随机优化是每个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。无论您是想找出工作中最快捷的路线,还是如何有利地管理电厂或航空公司,每个人都必须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做出决策。我喜欢我的工作。”

对于在普林斯顿的学习经历,他是这样评价的:

普林斯顿大学的学术和研究声誉是首屈一指的。大学毕业后,我希望有机会在学术上挑战自己,进行更深入的技术研究,这里可以给我提供丰富的资源和广泛的人际关系。

自从我来到这里,我觉得我学到了很多,很多有趣的研讨会、课程和讲座,在这些场合我也会有很好的机会表现自己新的想法和概念,而这些,我不用到学校外去寻找。

另外,他还是普林斯顿定量交易会议的负责人、黑人研究生核心小组副主席,也是运筹学与金融工程系高级论文作者组组长。Perkins 说:“普林斯顿是一个独特的环境,我通过参加学生组织,结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。”

Leslie Ribovich,五年级宗教研究生

Leslie Ribovich 出生在加州,本科在巴纳德学院学习了宗教。

他研究的方向是——20世纪美国宗教历史。“我对教育史、民族、宗教等等特别感兴趣,以及世俗主义研究还有历史上种族与性别概念的相互关系。我研究中的首要问题是,当制度从将自己定义为宗教转向将自己定义为世俗时,制度如何改变他们的陈述和实践?在我的论文中,我阐述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纽约公立学校是如何立交和教导道德文化的变化的,重点是冷战和民权时代关于道德教育中种族和宗教的想法。”

对于普林斯顿,她是这样看的:

我的视野在一点点被拓展,我很感谢能与宗教研究方面的领先学者一起学习、工作、探讨问题,我可以一群志同道合的学者一起挑战有难度的研究项目,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以更复杂、更细致的思想家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